•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药食同源
  • 医美整容乱象调查:广告里的“公立整形医院”竟是失信民营机构
  •   如果对整个接受美容整形的群体进行画像,人们的心理无外乎那几种固有的模式——爱美、时髦、炫耀、自尊、维系婚姻或者工作需要。在这些医美者心理中,期望通过美丽的外型和容貌增强自己的竞争力,获得更多的成功机会,是重要因素之一。

      然而她们却不知道,早在踏入这条医美之的第一步,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里就充满了各种套。而很多时候,这些不实、违规的宣传信息,足以让她们“颜财两失”。

      一次偶然的机会,对自己的鼻子总是不太满意的小丽看到了南珠整形美容中心的宣传广告,“的介绍是,这是一家公立医院,我才放心的。”

      在宣传广告中,这家整形中心不仅在地址上写着“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门诊楼外(独栋整形美容大楼),公立三甲整形医院教授主诊”,在营利性质一栏中更赫然写着“公立”二字。

      于是去年7月,小丽来到南珠整形美容中心咨询。对方告知,她的鼻子需要进行假体填充,花费在3万左右。“开始我觉得太贵,但医院说可以打折。”最后,整形价格被定在2万3千元。

      “那天手术做完,鼻子就开始往外渗血,结果9天后拆线发现,歪了。”小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鼻子向着一边歪斜。而医院则告诉她,鼻子稍微有点歪,要等半年消肿期过了再看看。小丽心里没底,但医院表示目前看不出具体问题,还是要等待消肿才好。

      “我当时信了医院的话,这半年时间等着消肿,就眼看着鼻子的问题越来越明显。”肿胀渐消,小丽的鼻子更显歪斜,尤其是一大一小两个不对称的鼻孔——她没办法正视这样奇怪的鼻孔,连朋友合照都是躲在一边低着头。

      今年5月9日,她联系到南珠整形美容中心。负责人看了她的鼻子情况后表示,“确实有点歪,要修复的话得加点钱,你这个好像是鼻梁骨推歪了。”小丽加钱,要求退术费。

      “医院说,如果不想有偿修复,那就是选择放弃他们的解决方案。要退钱最多两成,不然就去第三方鉴定。”小丽说,医院还告诉她,如果不是对颜值要求过高的人,没有必要过分苛责手术效果,“和我说一分钱一分货,我不靠脸吃饭,差不多就行了。我真的是很生气。”

      小丽想不通,现在这样的整形效果,和一开始医院的承诺差之千里,“要不就是要我再掏钱继续动刀,要不就是退点钱了事。这样的态度我不能接受。”6月16日,南都记者陪同小丽再次前往南珠整形美容中心寻求解决方案。

      “因为医院现在也没啥钱退了,资金周转也是比较难的。钱已经发掉医生(工资)了,没钱了。”他表示,“我们你修复,这个办法你不接受,倒是可以你,直接去走第三方鉴定,看看是谁的责任”、“怎么说呢,一般不是大事,不出伤残事故,鉴定不出来什么的。我们手术流程可都是合理的啊”院长阮正泉仍然表示,由于小丽放弃在医院继续做鼻子修复,所以只能赔两成左右。此外,阮正泉也在沟通过程中确认,该中心的性质是民营。

      然而记者查询发现,直至今年8月份,在数个互联网平台上,南珠整形美容中心的宣传信息栏仍显示其营利性质为公立。

      南珠整形美容中心微信号显示,阮正泉为该院院长,从业20年左右。但南都记者查询国家卫健委医生执业注册信息时,官网显示“未查询到符合条件的执业医生”。

      天眼查APP则显示,广州市南珠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机构,而并非宣传的“公立”性质,且该机构曾在其微信号上,宣传“以国家最高级别三甲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为依托”,而被判定为广告违法行为。

      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10月,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虚假宣传为由对南珠整形美容中心处以95万罚款。2019年4月,该院被广州市海珠区列为“最高所公示的失信公司”、“高消费企业”,而该中心法人即院长阮正泉被海珠区划入“限高人员名单”。

      对于近几年来,南珠整形美容中心反复借“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珠江医院整形科”的名义在网络发布虚假广告、屡次对患者谎称其归属珠江医院或南方医科大学等行为,珠江医院已于2017年向相关部门投诉。据了解,海珠区卫健局已对该整形美容中心给予不良执业行为记12分的处理,并发出《卫生监督意见书》责令限期整改;海珠区市场与质量监督管理局对其实施了包含行政处罚(撤销侵权行为)和罚款等处罚。

      珠江医院院方表示,南珠整形美容中心所从事的医疗、整形、经营等一切行为,均与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完全无关,提醒求美者注意识别。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前几个月,整形美容机构的门诊、手术量近乎断崖式下滑。直到进入7月,陆续进入暑期,行业才有了复苏的迹象。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整形外科门诊里,广东省医师协会整形外科医师分会主委、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刘宏伟教授正和一位年轻姑娘进行着关于重睑也就是双眼皮手术的咨询。

      “可为什么有的广告说可以做到没有痕迹,我朋友做的就没有痕迹。你别骗我,我查了很多资料的”

      这似乎是把天聊死了的节奏,小姑娘的整形相关知识来自于朋友圈、无所不在的宣传推广和一些机构不负责任的推介。而这种并不符合整形美容科学规律的宣传,造成了大量的医美纠纷和频繁的“返修”。

      根据刘宏伟教授提供的数据,广东有着200多个公立医院开设的整形美容专科,还有超过2000家民营机构。金字旁的女孩名字

      在医生的培训、学术支撑方面,公立医院有着天然的优势,但现阶段民营机构也有优秀的医生,而且他们往往都是通过暨大附一院、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这些公立医院培训出来的。如果公立医院与民营机构能够做到良性竞争、优势互补,这是大家都乐于见到的。

      然而近年来,人们却普遍发现,无论是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还是其他互联网平台,打着各种噱头、广告文字“擦边球”的医美宣传信息愈加泛滥。

      对此,刘宏伟教授向南都记者表示,针对一些整形美容机构过度或者不实宣传的问题,既有机构、宣传载体的因素,也有政策背景层面的问题。根据现行的,允许民营、社会资金开办的医美机构从事宣传推广。而公立医院的整形美容科,却囿于公立医院的身份无法进行宣传推广,“这样一来,普通市民、求美者对于医美信息的获取就处于不对称状态。他们会认为,公立医院都是治病的,美容机构才是专业做美容的。”

      广东省医学会医学美容与整形分会主委、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也有着深刻的体会。在他所在的医院,因为误信朋友圈为主的虚假信息,注射了玻尿酸后致伤、的患者每年都有。“一边是可以大规模宣传,一边是完全不能宣传,最终的结局可能就是劣币良币,受伤的还是广大求美者。”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董晓妍 黎玉莹 斌 廖艳萍 李文 实习生许晓琪 通讯员 张灿城 王雪 薛冰妮 高龙 伍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