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中医疾病
  • 男子被“强制治疗”精神病 法院认定院方权
  •   即便是出院一年多,离家700公里,回想起那19天的经历,38岁的河南男子余五(化名),身体还是会不自觉地发抖。

      2015年10月8日,因与妻子婚后感情不和,38岁的河南男子余五在签署离婚协议的当天,被妻子及亲属送入驻马店市精神病院。随后,院方以“性偏好障碍”的名义将余五收治,并对其进行治疗,前后共计19天,最终,余五在警方协调下出院。

      2016年5月17日,余五将驻马店市精神病院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精神损失1万元。昨日,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下达,一审认定驻马店市精神病院的强制治疗,了余五的权,判决院方公开道歉,并处赔偿精神抚慰金5000元。

      余五经常会做同一个噩梦:几名大汉将自己从床上拖起,用绳子绑好,塞进一辆车里,而终点,则写着“精神病院”。被惊醒几次后,余五摸摸后背,身上已被冷汗湿透。

      梦里的场景,在余五身上真实地发生过。余五是河南人,今年38岁。与妻子结婚后,两人感情出现不和,并约定于2015年10月8日,双方一起到当地民政局签署离婚协议。

      变故突然发生。余五记得,当天一大早,刚刚起身的自己,被的妻子、哥哥等亲属摁倒、绑住,被“连拽”上了车。下车时,余五看见门牌上写着: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

      按照余五的说法,家人在此之前,似乎已经与医院打好招呼,交接、入院都进行得相当“迅速”。尽管一再自己没有精神疾病,余五还是被留了下来,换上了医院的病号服。

      在余五本人看来,自己之所以被家人送至精神病院,与其男性同性恋者的身份相关,而余五与妻子感情破裂,最终离婚程序,也是出于同一原因。新京报记者从驻马店市精神病院一名工作人员处确认,医院当时以“性偏好障碍”的名义,将余五收治。

      2015年10月26日,经当地门协调,驻马店精神病院同意为余五办理出院手续。至此,余五在精神病院接受共计19天的强制治疗。出院后,余五离开河南老家,远赴浙江打工。

      2016年5月17日,余五将驻马店市精神病院诉至法院,要求其书面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1万元。新京报记者从余五的律师处获悉,该案本应于去年9月21日开庭,后因调取,延期至今年6月26日一审宣判,迫于压力,余五当天并没有出现在法庭上。

      昨日,一审寄达代理律师黄锐手中。这份由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出具的民事显示,住院期间,余五被“打针、吃饭”,并且多次“强烈要求出院”,均被。

      同时披露了余五入院过程的更多细节。中称,余五的妻子向驻马店市精神病院陈述余五病史,称其“整天心烦,坐立难安,情绪不稳定。有时情绪激动但不忍心家人,于是自己,有时夜里辗转难以入眠,无心工作,严重影响家庭生活。”此后,余五的妻子及哥哥作为监护人和其他代理人,填写《非自愿住院知情同意书》。审判中,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据此辩称,余五“在其妻子和哥哥的陪同下就医,诊疗过程无任何。”

      驿城区法院审理认为,余五“病情一般,也无、伤人、毁物等行为或,不符合应当强制治疗的条件。”因此法院认定,驻马店市精神病院实施的强制治疗,余五权,判决其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余五精神抚慰金5000元。

      昨(3)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确认上述判决。而对于采访请求,驻马店市精神病院未予回应。

      新京报记者从余五的代理人处获悉,庭审当天,精神病院是否余五的权,成为双方辩论焦点。

      在余五及其代理律师看来,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在未进行精神鉴定,此前也无精神病史的情况下,对余五进行强制治疗,前后长达19天,期间各项活动均受到院方,显然了余五的。而在庭审现场,院方的代理律师出具了包括余五妻子和哥哥,作为监护人与其他代理人的身份签署的《非自愿住院知情同意书》。

      既然家人已经签字同意,为何一审仍认定院方余五权?驿城区法院出具的中称,余五的住院证明显示,其“初步诊断待定、标注为一般、非自愿住院”。

      2013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国精神卫生法》第30条,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伴有“已经发生自身的行为,或者有自身的”、“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两种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

      余五的代理律师黄锐认为,在本案中,余五并未出现上述情形,而医院听取其本人意愿,对其进行强制医疗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此外,余五对自身性取向能够接纳,属和谐型同性恋者,并不在所谓“性偏好障碍”患者范围内。而自2001年起,《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中,已将这一类型的同性恋者剔除出精神障碍范畴。

      在庭审中,法院采用了这一意见,并在家属签署知情同意书的情况下,仍然判定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余五权。

      多位精神科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精神卫生法》实施后,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包括监护人及本人双方同意。

      精神病学副主任医师杨绍雷介绍,按照《精神卫生法》,对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应当遵循“患者权益、尊重患者人格”的原则,不得本人意志进行强制治疗。

      杨绍雷称,《精神卫生法》中对强制治疗的使用范围进行了严格限定,山柳村寡妇的情史包括患者行为及产生的后果等因素均在考虑范围之内。其表示,如果精神障碍患者正常社会秩序,产生性,并危害公共安全,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时,机关可依法将其送至精神病院进行精神鉴定,并根据鉴定结果实施强制治疗。

      杨绍雷介绍,院方只有在面对民事行为能力人时,才可在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精神障碍治疗。“面对有疑似精神障碍倾向者,家人应当及时疏导,并根据情况对其提出精神鉴定。”

      

狗狗币 火币